Edeity's Blog

2018年的日子

人云:“画眉小槛晚花迟,一年弹指又春归”。我说:“哎呀,卧槽,一年咋又没了呢”。真J~儿奔波的一年。年初,人还在北京,看看小雪。年中,人已在广州,盘盘楼房(买不起,买不起)。年末,人却在珠海,吹吹海风。

老人家说,本命年易犯太岁,来年是旺年。去年本命年,红底裤穿了一年,平平淡淡。而今年,则有了波澜。

年初得了重感冒,往死里咳嗽,点外卖吐了一地,营养不良差点晕倒在公司宿舍,多亏谋谋千里送葡萄糖,捡回一条狗命。前所未有地感到:一个人,在北京,真他妈的孤独。而后回到广州,暴露了社交太浅的短板,只能独自在某直聘找找工作,见识了一些不靠谱的公司,最后选了相对靠谱的棒谷。然而棒谷也是一朵奇葩。双休,加班制度规范,可调休、双或三倍工资,绩效月结。然五险一金,能少就少,以公积金为例,按最低基准(4000)最低额度(5%)缴纳,每月到手两百,等同没有。

在棒谷呆了半年,由于没有食堂,长期吃外卖。偶尔不吃早餐,晚饭进食时间不规律。导致胃病加重,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胃癌,惶惶不可终日。最忙碌的便是10月,中秋加班,国庆节回了趟老家,回来后约了照胃镜的时间,并经同学介绍欲前往珠海面试。未料月中家里急电,外婆中风,只能夜半启程,再次回家探望。呆不够一天,又火速前往珠海面试。因隔日还要做全麻胃镜,早上面试完,下午又乘上回广州的城轨。三天三地奔波,甚是憔悴。庆幸的是,外婆福大命大、面试收到了OFFER、胃镜结果只是十二指肠炎。大悲剧开头,喜悲柔和的结尾,也算为这悲凉的中秋添加了一丝温暖。

为了保住剩下的半条狗命。我选择前往珠海。在北方重霾区呆了六年的我,终于在珠海找到了一丝归属。漫延的海岸线,茵茵的草坪,金黄的沙滩,沙滩外便是无际的海。站在海边礁石上,大陆海洋相互缠绵,你恰处在最热烈的焦点上,那些早已忘却的海浪海风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再一次从你耳边吹过,在你脚丫流动。礁石堆里,数不尽的小笨强(小螃蟹)小心翼翼地穿梭其中;不知名的海鸟从远处飞来,在海面突兀的地方暂歇,随即又飞往远处;一群中年大叔一身装备地站在石岸上,用力地将挥动着手里的鱼竿,看不清的鱼线被拉扯着奔向起伏的大海….

海边的金色

给你们康康自带马赛克的金山

“景,慢慢品尝,而亲爱的你,还不滚犊子给老子起床上班!!!” 于是,在这明媚的早上,我,梳梳日渐高昂的发际线,穿上多天未洗的衣裳,戴上落在床底的红色狗牌,闻一下那饱含真菌芬芳的臭袜。“上班!走你!潇洒的人生不需要解释”!关于我的新东家,风雨中坚守30年的金山,年初搬到了高新区,离海不远。我终有幸体会到“别人家的饭堂”。周一至周五三餐免费,午餐晚餐三菜三肉一汤。那本已发福的身躯经不住诱惑,又开始了圆乎乎的生长。从北京到广州,从广州到珠海,为了便携,一路扔了不少的衣服,来金山一月,竟领了四件衬衫。唉,我就是那种容易被收买的人,为金山打CALL!!

18年将去,一同别去的还有伴随了6年的牙套。在照相机里漏出灿烂且不违和的笑容的那一刻,突然感觉六年间,来回于济南经十路上,来回于北京和济南的高铁上,来回于广州二号线上,以及昂贵的看牙花销,都真正有了价值。人生又有多少六年呢?六年前翻山越岭千里迢迢地来到山大,望着不远处红色圆润的六号教学楼,诚惶诚恐地迈出了大学的一步;六年后抛弃了对出人头地的渴望,选择了非一线的海滨城市。终于想清了很多。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

别了别了,有喜有悲,即将远去,我的2018。